央廣網靈璧7月8日消息(記者欒紅 宿州台記者楊鵬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縱橫》報道,昨天,我們關註了《安徽靈璧交警查扣三輪車 車主服毒交警隊院內身亡》的事件,交警隊說,嚴禁三輪車非法營運,交警帶著行車記錄儀執法,查扣車輛等一系列執法沒問題。而靈璧縣也成立調查組進行調查。
  那麼,為什麼三輪車主要喝農藥?又為什麼要選擇在交警隊內毒發呢?昨天晚上,這位車主的家屬接受採訪,講述了車子被查扣的前前後後。
  非法營運、車子被扣、服藥毒發。這是外界流傳的關於劉孝壇(又名劉孝兵)的版本,但服藥車主劉孝壇的妻子卜敏說的,又是另外一個版本。
  卜敏說,劉孝壇開的並不是以前出去拉活兒的大三輪車,而是一輛沒有棚子、只有單座的小車。
  卜敏:6月27號下午,我們家裡人(指劉孝壇)開著那種老年殘疾車,前面是自行車那種,後面沒有棚子,只能坐一個人。我們家裡人本來身體就不怎麼太好,不能從事體力勞動。但是就是騎車鍛煉跑著玩,有時候接送下小孩。那天,有幾個交警看見我們家那位車上帶個人,交警就趕上我們家裡人劉孝壇之後呢,他說,你拉著是什麼人呢?俺家人說,這是熟人啊,要不你問他。他們也沒問,強行將俺家人從車上拽下來。
  當天晚上,卜敏在家裡見到了劉孝壇。劉孝壇情緒激動,卜敏說,她看見劉孝壇脖子有些腫,劉孝壇說那是被交警隊的人打的。
  卜敏:俺家人解釋了說你不能扣我車,他說不行,將俺家人從車上拽下來打了一頓。他說打他了,具體我不知道。俺家人身體不好,抱著車不放,掙錢買個車不容易。他就摟個車,幾個人拽下來打得。
  記者:那6月27日,他回家後,你看見他身上有明顯的傷痕嗎?
  卜敏:我看到脖子有些腫了,還有臉。我說你去消炎吧,別去找他們了。我去找個熟人去問問怎麼回事。
  但劉孝壇並沒有聽她的勸告,第二天,也就是6月28日,他就來到了交警隊討要車子。可是撲了空。
  卜敏:罰款不罰款的不知道。不過,俺們家人是找他討回公道,為什麼要扣我的車子,我不是營運的。為什麼要打我。但是他們大隊長不在。
  記者:查扣他車子的人在嗎?
  卜敏:後來不知道在哪看見他了。找到他,問他,你打我給我個說法。這個人說的,打你也沒有事兒。
  卜敏不知道那瓶農藥是從哪兒來的,劉孝壇最後致電她,已是服藥之後。
  卜敏:打電話給我說,他快要死了。我就趕緊去交警隊了。他還說,你回家吧。不要來了。怕我跟交警隊有衝突。我怕有事,騎著車子去了。我到了之後,他已經躺在那裡了。
  卜敏始終不敢相信,劉孝壇會選擇自盡,他們兩人曾經共同面對癌症,負債30多萬都不曾退縮過。
  卜敏:劉孝壇為什麼去死,好好的。我們家孩子才11歲。他去瞧病,千借萬借那麼多錢,就是為了多帶幾年孩子。現在死了,他最疼的就是俺們家女兒,現在孩子都不能帶了。
  劉孝壇有沒有非法營運?是不是遭受到了執法人員的毆打?靈璧縣交警大隊大隊長王敏曾對記者說,他認為執法人員應該沒有問題。
  記者:當時執法時,跟這個人沒有衝突,對嗎?
  王敏:沒有衝突啊。普通老百姓開個三輪車,沒必要衝突。我們後來分析,可能是因為他本身有病,查了他以後,可能想不開了。我們很痛心這件事情,出了這樣的事情,我們也很沉重。現在一方面安撫家屬,一旦專案組有了結果,我們該補償、該什麼,儘快落實到位。
  記者昨天也多次致電王敏和靈璧縣紀委監察局副局長朱峰,截止發稿前,兩人都沒有回覆。一位靈璧縣調查組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調查報告即將出爐,屆時也會對外公佈。
  工作人員:刑警隊介入這一塊,材料馬上就要出來了。如果有體現這一塊就有,如果沒有就是沒有了。
  卜敏不知道劉孝壇口中的交警是誰,也不知道那位當時在場的熟人是誰。
  但靈璧縣交警大隊大隊長王敏曾說,交警執法時,有記錄儀錄下當時的情景。靈璧縣紀委監察局副局長朱峰也說,如徵得上級批准,視頻屆時也可對外公佈。那麼,卜敏等待的真相應該不會太遠。
  卜敏:只想知道什麼時候能給我個結果。  (原標題:三輪車主交警隊內服毒身亡 家屬稱曾遭執法人員毆打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c61pcanyw 的頭像
pc61pcanyw

sham

pc61pcany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